举报此人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有话要说
确认  取消
请选择投诉原因
  • 点赞()
  • 评论(0)
  • 分享

因欠370万货款成“老赖”,罗永浩回应:就算“卖艺”也会还清债务

宏观经济   每日经济新闻 ·  2019-11-04 11:12:22 浏览量:687

说到锤子手机,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罗永浩,即便现在的他已经与锤子手机没了联系。

曾经豪言壮语道:“给我时间,我可以让你们所崇拜的手机品牌都倒闭”。如今,他却因为370万欠款成了“老赖”。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因欠370万货款被限制消费

3日下午,罗永浩被限制消费的消息迅速成为网络热搜。



江苏丹阳市人民法院日前发布限制消费令,显示,丹阳市人民法院于2019年09月04日立案执行申请人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辰阳电子)申请执行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因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锤子科技)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法院对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及单位(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罗永浩不得实施以下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一)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二)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三)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四)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五)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六)旅游、度假;(七)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八)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九)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如果违反限制消费令,经查证属实罗永浩将面临罚款拘留;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据启信宝,该案件所执行的是(2018)苏1181民初10358号民事裁定,即辰阳电子与锤子科技买卖合同纠纷一审。

该案的一审判决书显示,被告锤子科技于2017年5月开始与原告辰阳电子发生业务往来,由原告供给被告手机系列充电器,双方于2018年通过电子邮件核对账目,确认被告欠原告货款3705991.6元,此款项经原告多次催要未果,遂诉至人民法院。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

锤子科技被判在判决生效内十日支付这笔货款,但该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后被驳回。

也就是说,这次罗永浩和锤子科技因欠下370余万元的债务不还,被限制消费了。

罗永浩回应:就算“卖艺”也会还清债务

3日晚间,罗永浩在其微博发布《一个“老赖”CEO的自白》的长文来回应此事。

罗永浩表示,虽然过去的10个月一直在跟时间赛跑,而且跑的其实挺好,但还是上了法院的限制消费令名单,即所谓的“老赖”名单,但自己的创业过程算是相当完整了。

罗永浩称,公司在过去十个月已经还掉三亿元债务,自己也以各种方式筹款帮公司还了其中的数千万。他表示,自己还会继续努力,在未来一段时期把全部债务还完。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关闭,也会靠“卖艺”把债还完。



其实,这不是第一例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成被告,经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及其下属企业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自今年以来,已因买卖合同纠纷被多家公司告到法院。

这里面,大多是这些公司向锤子科技或者锤子数码两家公司提供设备,但这些公司长期没有收到货款,每一笔其实金额都不是很大,有70多万,有170多万等。

也有公司提前向锤子科技预付手机购买款,预定锤子品牌手机,但随后该公司与锤子科技沟通明确细节问题时,因锤子科技销售人员离职等变动,双方均未达成一致,故而随即要求锤子科技返还预付款。

可以说,罗永浩担任法定代表人的锤子科技及其下属公司锤子数码,可谓是官司缠身。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锤子科技已经陷入到了资金匮乏的境地。

其实,随着官司的增多,罗永浩并不是第一次收到法院发出的限制消费令。

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算上这次,罗永浩已经接到5次限制消费令。



做电子烟却开局不顺

10月31日,锤子科技原产品线硬件研发副总裁吴德周在北京发布坚果pro 3系列手机,并对外公布了手机团队在字节跳动的定位。这是原本属于锤子科技的手机团队进入字节跳动后,首次发布新机。

吴德周首先对坚果和字节跳动的关系做出澄清。他表示,2019年初坚果手机整个团队加入字节跳动,并成立新石实验室。除了罗永浩以外,坚果手机的所有的软硬件核心人员都随之进入字节跳动。

吴德周在新品发布会后的媒体沟通会上介绍,罗永浩依然是锤子科技CEO,但并不在坚果手机团队。字节跳动仅从锤子方面收购了坚果手机资产,空气净化器“畅呼吸”和行李箱“地平线”等资产仍为锤子科技所有。

不做手机的罗永浩跑去做了电子烟。当罗永浩投身电子烟创业时,他又一次宣称自己将重新定义一个行业:“让电子烟行业迎来真正的工业设计,告别乡村风时代。”罗永浩曾在微博表态支持“深圳将电子烟纳入控烟管理”,并称“电子烟的二手烟虽然比传统烟草小得多,仍然有。电子烟对烟民是好东西,对不吸烟的人还是很不好的,特别是无辜的二手烟受害者。”

2019年4月,罗永浩在微博披露了其与锤子前高管彭锦洲共同创立的电子烟品牌——小野电子烟。作为互联网行业的顶级流量IP,罗永浩的加入让小野一出生就成为焦点。3个月后(7月),便有媒体报道称,小野电子烟已经完成了3000万元左右的融资。

今年8月底,小野电子烟聘请陈冠希为品牌代言人,推出了一支时长为1分钟的品牌广告。视频中,陈冠希切换了多个场景和造型,说出了“不要那么野,小野一下就好”的广告语。

但是随着美国疑似因电子烟导致的呼吸道疾病病例越来越多,中国人也开始关注这一行业。

为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外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



通告明确要求:

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

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

敦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

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撤回通过互联网发布的电子烟广告。

就在这一通告发出前20分钟,罗永浩还在新浪微博转发“vvild小野一次性雾化电子烟”双11在电商平台正式开售的消息。



自2005年因在新东方教英语时说出的“题外话”而意外走红的罗永浩,从一开始就是以一种理想主义者的形象出现。他和方舟子在网络上持续对战、直言批评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找ZEALER创始人王自如直播辩论、对除了锤子之外的手机品牌大肆批评,对市面上所有看不惯、不喜欢的事情都会发表自己的言论。

喜欢他的人会被他所感召——因为和其他没那么真实、甚至有些“圆滑”、“做作”的网红及企业家相比,他显得更为真性情且正义;不喜欢他的人对其充满鄙夷,直言罗永浩是“洗脑高手”,“水平不高但却无比自恋”。走红十几年,罗永浩在江湖上圈粉无数,却也树敌无数。

如今,已经47岁的罗永浩进入电子烟行业创业、想要赚点钱,结果却开局不顺,不知他会不会像在纪念坚果R1发布一周年时说的那样——“还会给你们做,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本文作者:孙志成 杜恒峰 杜波;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系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赛雷头条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赛雷头条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赛雷头条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通知赛雷头条予以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