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此人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有话要说
确认  取消
请选择投诉原因
  • 点赞()
  • 评论(0)
  • 分享

十多位大佬解读:关于2020年 你必须知道的六大关键词

宏观经济   凤凰财经 ·  2019-12-04 10:57:34 浏览量:902

论语有云:“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增广贤文》曰:“与君一席谈,胜读十年书。” 与智者的交流,能激发思考,碰撞出智慧的火花。

2019年,世界变得愈发复杂,贸易争端此起彼伏,地缘政治波云诡谲,金融市场剧烈动荡,未来预期充满不确定性。在一个充满了危机与挑战的时刻,更需要大师的探讨与指点。

11月30日至12月1日,第八届凤凰网财经高峰论坛在上海成功举行,完美落幕。

九位副部级领导、近五十位政商学界的行业领袖和学者精英齐聚东方明珠—上海,为资本市场发展建言献策,为宏观经济发展把脉寻方,为人民安居乐业贡献顶层智慧。

这场高峰论坛的主题是“变革与梦想”。在这个剧变的时代,如何用经济、商业、金融的手段共建一个更美好的社会?

群英荟萃,专家云集,他们带着不同角度、不同观点,在论坛现场进行“头脑风暴”,言辞犀利、火花四溅、精彩纷呈。

真理越辩越明。在讨论中,我们注意到多位业界精英提到了以下六个关键词,值得细读:

关键词#1:优质企业

对于一个经济体来说,核心资产是什么?多位专家提供一个关键词—企业。

GDP增速、行业发展、数字经济、国际竞争,这些都是宏大叙述,经济发展的底层逻辑是企业。

一个个企业犹如一个个细胞,构成了国家经济乃至全球经济的庞然大物。细胞之小,看起来微不足道,却能影响整个经济体的健康。

在闭幕演讲环节,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原主席季晓南做了题为《重视和加强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治理体系建设》的演讲。

他在演讲中强调,“企业是市场竞争的主体,企业兴,国家兴,企业强,国家强。”

“对待企业成长就像我们对待生育孩子一样,鼓励‘生’,但是生下来更要把他抚育好、培育好,而不是任其自生自灭。这个就需要除了企业自身怎么加强内部治理来提高自我发展能力、抗风险能力。”

他表示,“如果我们的企业和政府不能形成一种良性互动,相互促进,那么相当一部分企业,包括大企业会在剧烈的历史变动中被历史淘汰。”

什么样的企业是好企业?中国还缺哪些企业?

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常务副会长、联合国和平大学校董张笑宇直言:“一个国家跨国公司的数量和质量,直接关系到国家在世界的地位。”

他盘点了中国进入世界五百强的企业:“大部分是央企,剩余一部分房地产企业,还有一部分新兴的互联网IT企业,IT企业发展是政府给的行政特许权。”

他提出,要完善公司治理体系,让更多的企业,不管是民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能真正成为世界领军的跨国公司,这样才能支撑一个国家未来的发展。真正的跨国公司是可以调动世界各种资源,不管物质资源、金融资源、人力资源等等。

优秀的企业有何价值?资本市场最清楚。

兴业证券全球首席策略分析师、经济与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张忆东明确提出,明年上半年市场可能不太容易寻找出那些最优秀的核心资产。投资者应该用长线眼光,挖掘在各个领域最优质的公司,当它性价比合适的时候逢低进行布局。

他举了学区房的例子,“就像十几年以前我们都知道学区房是稀缺的,现在中国的核心资产很多并不贵,你要去拥有它。”

他鼓励投资者像买学区房一样买A股港股的优秀资产,而这些优秀资产指的就是优质企业。

关键词#2:信心

在经济波动时,最缺的不是钱,而是信心。在经济学中,信心关乎于预期,而预期又关乎于行为。

在第一天的论坛中,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打了一剂“强心针”。

“明年整体的经济形势会比今年更好,而且会出现一个“前低后高”的发展态势,政策的叠加效应会更显著。”

他强调了信心的重要性,“世界上多数人是‘看见以后才相信’,但只有少数的人在一件事还没有发生的时候会为此不断的奋斗。正因为如此,中国出现了马云,马化腾,美国出现了乔布斯,比尔盖茨,扎克伯格。”

他解释,世界上多数人只是按照现有的游戏规则办事,但是少数人尽管是先有了游戏规则,仍然在孜孜不倦探索新的游戏规则,所以他们胜利了。

关于信心,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韦森也注意到,有些企业家对未来发展信心不足。

相比对于经济增速能否“保六”的预测,韦森认为更重要、更值得担心的是“民营企业家的信心不足。”

他指出,中国的制造业在全球是占最高的比重,高于韩国和日本,但是从去年开始,民营企业的投资开始下降,利润在下滑,销售额负增长。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恢复企业家的信心。

谈及信心,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李扬也提出,当前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全球经济确实存在一个年代跨越很长的经济周期。

依据经济理论上的康德拉季耶夫周期理论,他指出经济发展的长周期是以科技发展为其物质基础。

“当今全球经济所以低迷,盖源于人类社会尚未出现大规模的颠覆性科学创新,进而,还没有产生改变世界的生产方式的革命。”李扬对科技发展充满期待。

关键词#3:金融科技

如何解决信心问题?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

近年来,大数据、区块链成为热门词汇,数字经济和金融科技的时代似乎已经到来。但多位行业专家,提前看到了繁花似锦背后的隐忧。

数字经济时代,如何防范风险?这是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在发言中指出了“数字信任”的重要性。

金融需要信用,数字经济时代如何建立信任?

他提出,第一,区块链可以建立一种“技术背书”的信任机制,通过数学方法解决信任问题,以算法程序表达规则,只要信任共同的算法程序就可以建立互信。第二,大数据技术通过数据挖掘发现信用。第三,应用数字技术进行身份认证和物权认证。

算法和数据挖掘能解决数字信用的问题,但也有一定风险。数字链接的经济社会中,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物与物之间的空间距离和时间距离将趋近于零。这也将带来更加直接的危险性,构成重大的安全挑战。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副秘书长杨农强调,当前金融科技的社会关注度非常高,也是一个热点问题,越是在这个时候,越是要保持战略定力。

他认为金融科技同样是一把双刃剑,使用不当也可能会引发风险。有一些技术还具有颠覆性,会对现有的金融制度和体系产生一定的冲击力。要严防“潘多拉盒子”被打开,并诱发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钱军也在论坛中表示谨慎,他犀利直言:“金融科技发展速度太快,涉及面太广,没有时间试错。”

金融科技的风险具体在哪里?钱军解释,主要有三大问题。

首先是,金融行业一旦上链以后,交易有纪录很难被篡改,信息就在那儿了,如果银行或者保险公司管理的合同是假的,一旦上了区块链,这个问题很难解决。

第二,区块链技术除了加密以外,还有很多问题现在还不能完全解决。区块链技术发展越来越快,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而金融业务最终的决策是人,金融技术科技服务的最终对象是人。

最后,大规模在核心金融业务应用区块链要谨慎。金融科技跟实体经济等行业还是有区别的,实体经济可以摸着石头过河,可以试错。但是金融科技速度太快,涉及面太广,没有时间试错。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长、上海金融数字化研究中心主任刘晓春也提到了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属性。

他直言:“所有喊数字货币的去中心化,除了学者研究以外,基本上都是想把现在中心去了自己作为中心。”

他认为:“去中心化是伪命题。Libra如果只是作为在脸书上面使用代价券就相当于澳门新浦京里面用的赌博筹码,也就是那个范围内可以使用,不能划出来,除非干违法的事情。”

关键词#4:老龄化与城市

近年来,“老龄化”已经成了一个热词,引发了不少社会焦虑。

老龄化时代,一个孩子养四个老人,养老问题如何解决?“未富先老”,养老的钱从哪里来?中国会和日本一样进入“老龄化”社会吗?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对此比较乐观。对于人口老龄化给社会带来的挑战,他提出了一个非常不一样的观点。

倪鹏飞认为在数字化时代,老龄化不应该叫老龄化,应该叫长寿化或者是高龄化。

长寿化和高龄化是未来社会的威胁和负担,但是,在数字化时代它更是机遇和红利。

兴业证券经济与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医药生物行业首席分析师徐佳熹认为,老龄化利好的是需求,但不是支付能力。支付能力在老龄化的过程当中一定是逐步地增速衰减。

简单来说,交钱的人越来越少,花钱的人越来越多。这是老龄化进程中存在的风险。

关键词#5:房价

房子,涉及到每一个老百姓的安居乐业,关乎国计民生。谈经济,避不开的话题就是楼市。

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出席论坛并发表了题为《我国房地产调控应重视结构性问题》的主旨演讲。

对于未来房价的走势,盛松成认为,未来半年到一年以后,房价可能再一次上涨。

“为什么房价可能上涨呢?因为供给下降,供给减少了。现在大家比较担心的是房价下跌。很多人都会说,房价可能要下跌。恰恰相反,我担心的是未来半年到一年以后,房价可能再一次上涨。”

“因为我们现在控的是需求。而需求只能延缓。你不可能控了以后就不买房了。现在不买不等于以后不买。而供给如果继续下降,一年以后房价很可能上涨。”

“保持房地产投资适度增长与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是一致的。我们要求的是三稳。为了稳房价就要稳地价,就要稳预期。为了稳房价,我们就要求供需平衡。”盛松成表示。

关键词#6:贸易

2019年的一大变革,就是贸易不仅是中国和美国的问题,而成为国际趋势。各国之间的贸易摩擦此起彼伏,构成了地缘政治的重大不稳定性。

作为中国加入“国际化”浪潮的亲历者和见证者,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谈了他的所思所感。

他直言:“这些年来,有一个很深刻的体会,只要你进口多,只要你在和一些国家进行贸易谈判当中,能够比较大胆地进行一些进口方面的承诺,贸易谈判就会变得容易。”

“扩大进口是解决贸易摩擦最重要的手段,也是最有效的手段。当然对我们来讲,增加进口还有一个重大的战略目标,就是使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强国。经过多年的努力,我们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出口国,这还不够。” 龙永图在演讲中指出。”

他谈到,美国人长期在国际贸易舞台上称王称霸,就因它是全球最大的进口国。

“现在中国正在向贸易强国的目标前进,去年中国的进口是1.87万亿美元,还差美国3000多亿美元。只要我们积极增加进口,再过几年我们将追上美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进口国,只是一个时间问题。”龙永图对未来充满信心。

2020年即将来临,新的一年有哪些新变化、新现象、新产业、新气象?我们做好准备,拭目以待。


文|沈长安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系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赛雷头条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赛雷头条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赛雷头条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通知赛雷头条予以删除。

相关推荐